★★忻州《老干部之友》欢迎您!★★
更多公告
更多推荐
更多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平台
【朝花夕拾】那年那月那火车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9-11

   小时候对火车的感觉是神秘的。那庞然大物“突突”的冒着白烟,宛如一条巨龙,汽笛一响声震四野,十里八村都能听见。那时候经过代县的只有一趟火车,每天都准时在中午十二点出现。那时候人们也没有手表,我们在地里劳动,就是看着火车收工的。

 

 

  记得第一次坐火车还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时候我也就十二三岁。当时父亲在阳明堡煤场工作,阳明堡是代县的一个大镇,曾出现过不少商贾大咖,更因为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西逃时在此留宿而闻名全国。

 

 

 

  阳明堡每年三月十八举行庙会,商贾云集,游人如织,各种小吃,香飘街巷,戏曲锣鼓声敲的人心里痒痒的。那年,父亲让我陪祖母去阳明堡赶庙会,坐的就是火车。

 

 

 

  从我们村到火车站整整十三里地,我和祖母吃过早饭就匆忙上路赶往车站。因祖母裹着小脚,走路时在那黄土地上一拧一拧的,总也走不快,我只好走一段就返回头来等着。好不容易走到离车站一里多地时,火车进站了,冒着白烟,“突突”的喘着粗气,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我向后边的祖母喊道:“奶奶,你快点啊,火车都来了!”祖母一边走着,一边挥手说:“你快点走,赶上火车了就上去,不用管我。”可我着急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哪里知道祖母的小脚是再怎么催也走不快的。那天也不知什么原因,火车仿佛在等我们似的,停的时间特别长。我和祖母在车站服务人员的引导下买票上车,总算松了一口气。

 

01.jpg

 

 

  那车箱真大,两旁开着长方型窗口,可以看到外边的景色,里边对头放着木质的条椅,我们就坐在那上面,这就是后来人们说的闷葫芦车吧。第一次乘火车,按捺不住心情的激动,我双膝跪在木条长椅上,通过那不大的窗口向外望去,蓝天白云,青山碧水,还有那在田间地头耕种的农民。随着火车隆隆的与铁轨的撞击声,一排排大树和电杆向后倒去,公路上的大卡车,马车与小平车仿佛走不动似的,也纷纷被前进的列车摔向后面。

 

 

 

  下车后,父亲来接上我们,我这才回头仔细端祥着这庞然大物。火车共挂着六节车厢,每个车厢都开着几个长方形窗口,窗口上趴着向外看的乘客。走近火车头,看到那车轮真大,足有两米多高,边缘涂成白色,形成一个圆圈,中间是大红色,如火如荼,五个车轮被曲臂连在一起,同时运动。汽笛拉响,车头两侧喷出两股白色蒸汽,烟囱升腾起一股白烟,随着火车前行,那滚滚白烟拖出一道长长的烟雾,犹如巨龙般渐渐飘入云际。我听着车轮的隆隆声,目送着渐行渐远的巨龙,不禁赞叹人类的伟大。

 

 

 

  参加工作后,因在中石化上班,外出的机会较多。那时候交通尚处在发展阶段,火车是大家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铁路超员和买不到车票是常事,由于我们公司就在车站旁边,并且有接缷石油槽车业务,和车站工作人员经常发生联系,相互间处的关系很好。出门买车票不是问题,可关键是代县系中间站,买不到座位那也是常事。

 

 

 

  记得有一次和同事去北京出差,没买到座位,夜间十一点上站,刚好接车员和我们很熟,就说,今天我送你们上邮政车厢里坐吧,不用挤。我们兴高采烈的上了邮政车,整个车厢在角落里堆着大大小小的邮包,车厢里显得空落落的,押运员由于车站打了招呼,也就不管我们,独自去睡觉了,我俩就在昏暗的车灯下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闲话。夜深了,我俩就四仰八叉的躺在这空旷的车底板上昏昏睡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被冻醒了,身下冰凉。睁眼一看,那同事早就一个人倦缩在那里抽着闷烟。看我醒了,就笑着说,怎么样,冻醒了吧。原来那车厢底板是木制的,都有细小的缝隙,夜深人静,列车在高速运行中,那风嗖嗖的钻了上来,岂有不冻之理。睡不成就交谈,两个人就这样胡吹着进入京城。

 

 

 

  还有一次也是和单位同事去吉林省的长春出差,在北京转乘快客。上车后,车厢里人挤人塞得满满的,用水泄不通来形容也不为过。当时只买到一张座位票,同事就让给我坐了,他铺几张报纸就钻入座位下边去睡了。火车“咣荡,咣荡”的摇晃着,我很快也爬在小桌上进入了梦乡。不知什么时候,我忽然感觉有人在啃我的脚后跟,我用脚一踢,座位下边躺着的同事“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原来我睡着后把鞋脱掉了,他在梦里抱着我的脚当猪蹄啃了,把我的袜子都啃湿一大片。

 

 

 

  看着车厢内坐着站着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乘客和怀里抱着孩子打着呵欠的中年妇女,都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李白的行路难,出门人真不易啊!

 

 

 

  想想过去,看看现在,火车已从那烧煤的蒸汽机车发展为烧油的内燃机车,近年电汽化铁路飞速发展。普客、快客全部提速,动车、高铁随时可坐,高速公路遍布神州,大巴车、顺风车、网约车随时都有,地球村的愿望正在实现,但蒸汽机车喷着白色蒸汽的威武形象,巨龙般升腾的烟柱,豪迈的汽笛声仍然在我的耳畔回响。

 

 

 

  我喜欢火车的威武雄壮,更留恋那逝去的时光。

 

 

 

(北 雁)

 

上一篇:【乐龄讲堂】思考人生 下一篇: 【家庭生活】和媳妇做“闺蜜”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山西省委老干部局老干部之家长沙市委老干部局湖州市委老干部局金华市委老干部局榆林市委老干部局成都市委老干部局

共产党员网山西日报忻州日报学习进行时中国老年杂志生活晨报健康时报
免责申明 | 联系站长 | 给我留言 |
Copyright 2012-2020   版权所有:中共忻州市委老干部局
电话:0350-3039700   E-mail:xzlgbzy@163.com   地址:忻州市七一北路5号
1280*960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技术支持:忻州老干部大学电脑班    备案号: 晋ICP备19001286号